365bet体育投注网址

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复核程序折射的虚置性辨析

时间:2013/12/2 16:27:10 作者:王奇峰 来源:元城法庭 点击:5204

    一、典型案例:
    2010年8月29日12时29分许,被告张X的雇用驾驶员张XX驾驶大货车由南向北遇王XX驾驶的越野车由北向南行驶至此处且与原告陶XX无证驾驶的无号牌“江苏雅西”牌正三轮摩托车在相会时发生碰撞的道路交通事故。越野车将原告陶XX无证驾驶的无号牌“江苏雅西”牌正三轮摩托车撞推至被告张XX驾驶的重型货车左前侧碰撞,发生连环碰撞事故,事故致越野车驾驶员王XX当场死亡,三轮摩托车驾驶员陶XX、乘坐人刘XX二人受伤,三车受损。2010年9月17日公安机关《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越野车驾驶员王XX负本起事故的同等责任,大货车驾驶员张XX与三轮摩托车陶XX共同负本起事故的同等责任,摩托车乘坐人刘XX无责任。
    随后,越野车驾驶员王XX的家人不服,向上一级公安机关申请复核,上一级公安机关受理尚未做出处理决定时,2010年10月28日,摩托车驾驶员陶XX、乘坐人刘XX向法院起诉大货车驾驶员承担赔偿责任(刘未起诉负同等责任的陶XX,因为双方是亲戚,也未起诉付同等责任的死者一方)。不知公安机关是如何得知这方当事人向人民法院起诉的,这时候他们很高兴的来到法院把卷宗一复印,做出了终止复核的决定,把皮球一脚踢到了人民法院。
    二、现行法律规定:
    由《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三条“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现场勘验、检查、调查情况和有关的检验、鉴定结论,及时制作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载明交通事故的基本事实、成因和当事人的责任,并送达当事人。”的规定,可知及时出具《交通事故认定书》是公安机关法定的职责,而且《交通事故认定书》只能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而不能提起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三条“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对经过勘验、检查现场的交通事故应当在勘查现场之日起10日内制作交通事故认定书。对需要进行检验、鉴定的,应当在检验、鉴定结果确定之日起5日内制作交通事故认定书”的规定,《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自交警现场勘查后10日内作出。
    尽管上述法律法规规定了,《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在民事诉讼中由人民法院根据事实予以认定或者不予以认定。但是从笔者参与的所有涉及交通事故的案件来看,《交通事故认定书》无一例外的被法院采信。交通事故认定是一项非常复杂、细致的工作,这个认定过程包括对交通规则的适用和解释,各种检验技术、侦查技术的运用,以及对事故现场的测量和勘查。在认定过程中经常会涉及到如路况安全工程鉴定、车况技术鉴定、痕迹鉴定、车速鉴定等专业方面的鉴定,具有很强的专业性和技术性。法官并不是这些学科的技术专家,况且法官的职责主要是进行证据的形式审查,审查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关联性,办案过程中很少涉及对交通事故认定书进行实体审查。因此,法律寄希望于不具有专业优势的法官来纠正交警部门作出的错误认定,是非常不现实的。
    当事人如何才算有足够的证据推翻《交通事故认定书》?法官认为当事人必须提交新的《交通事故认定书》才能推翻原来的《交通事故认定书》。当事人如何才能推翻原来的《交通事故认定书》呢?由于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之救济途径已经完全堵死,看来只能通过复核程序才能获得救济。幸好,2009年1月1日起施行的《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下称2009年规定)(公安部令第104号)给予当事人通过复核程序,由上一级公安机关交管部门纠正下一级交管部门做出的《交通事故认定书》。
    《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五十一条规定,当事人对道路交通事故认定有异议的,可以自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送达之日起三日内,向上一级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提出书面复核申请。复核申请应当载明复核请求及其理由和主要证据。从表面上看,当事人认为《交通事故认定书》存在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责任划分不公正,而不能通过行政诉讼或者行政复议程序进行救济,但是,他们仍然可以通过复核程序来纠正错误的《交通事故认定书》,最大限度地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其实不然,上述规定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甚至复核程序的规定完全是虚置,根本不能发挥作用。因为随后《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五十二条规定,上一级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收到当事人书面复核申请后五日内,应当作出是否受理决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复核申请不予受理,并书面通知当事人:(一)任何一方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经法院受理的;(二)人民检察院对交通肇事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的;(三)适用简易程序处理的道路交通事故;(四)车辆在道路以外通行时发生的事故。同时,五十三条第三款也规定了“复核审查期间,任何一方当事人就该事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经法院受理的,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终止复核”。
    三、存在的问题:
    正因为有第五十二条和五十三条的规定,从而导致了第五十一条复核程序成了摆设,看似美好实则无用,问题恰恰就出现在这里,作为一方当事人,当你认为《交通事故认定书》有错误的时候,那么另一方当事人基本上认为该认定书对己方有利。因此,认为认定书有错误的一方依据第五十一条的规定向上一级公安机关交管部门提出复核,而另一方当事人必然要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被受理。那么,依据第五十二条的规定,复核机关应当出具《不予复核决定书/通知书》或者《终止复核通知书》,从而不予复核或者终止复核,笔者所审理本案的情形恰恰就是这样,更恶劣的是,有的当事人在一些不良律师及代理人的怂恿下,持事故责任认定书向人民法院起诉,断了另一方寻求复核程序的后路,等有关机关做出不予受理或者终止复核的决定后,再向人民法院提出撤诉,让觉得事故责任不公平的一方欲哭无泪。
    在人民法院审判实务中,笔者的上述分析屡屡发生,当事人希望通过复核程序为自己讨个公正的说法,有利也罢不利也罢,最终都成了泡影。当事人输了官司,也输了对法律敬畏的心理,愤愤心情无处宣泄,郁郁心理终于沉淀,躁动不安因素随之潜伏,这极大地影响了社会心理的安定。
    综上,公安部2009年《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的复核程序变相沿袭了2004年《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取消“复核程序”的本质,其最大的“意义”就是:公安机关利用规章制定权为自己下属部门可能存在的行政不作为、乱作为铺平道路,帮助公安机关彻底摆脱了大量可能存在的交通事故认定错案的复核程序, 客观上将公安部门交通事故处理不公造成的众多矛盾推向了社会,推向了法院。
    2009年《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相比1992年《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17年之后,在交通事故“复核程序”上,实质上增加了当事人依法维权的难度和成本。便利了公安部门,为难了事故当事人。
    四、解决方法:
    为了切实解决该程序存在的问题,笔者建议:
    (一)给予交通事故认定以可诉性,这是因为:1、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属于公安机关的法定职责,是其依职权作出的一种行政行为;2、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是某一公安机关,在某一特定时间,就某一特定的交通事故作出的,该认定只适用于该交通事故及有关当事人,是一种具体行政行为;3、交通事故责任认定能产生行政法意义上的法律效果,有可能成为公安机关对违章者作出行政处罚的事实根据;4、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属于行政确认,即行政主体依法对行政相对人的法律地位、法律关系或有关法律事实进行甄别,给予确定、认定、证明(或否定)并予以宣告的具体行政行为。因其很强的技术性,亦被称为技术鉴定,即行政主体或行政主体指定或委托的具有专门技术和专门经验的组织对特定法律事实或客体的性质、状态或质量等所进行的客观评价。作为一种行政确认行为,不服的可以提出行政诉讼和行政复议,这样,当事人就多了一种救济渠道。
    (二)通过完善立法,或由最高人民法院制定司法解释,明确规定,如果出现一方对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不服提出复核,已经被上一级公安机关受理的,另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诉的,应不予受理,待公安机关的复核决定做出后再持事故认定书和人民法院起诉,充分保证当事人的复核请求权。

编辑:365bet体育投注网址_365bet足球网址_365bet金沙打印网页】【关闭窗口】【回到Top